研究发现新冠病毒 COVID 血浆疗法是安全的,有 76% 的患者情况有所改善

全国第一个恢复期血浆疗法临床试验结果已公布,通过治疗,25 位患者中有 19 位状况得到改善,有 11 位已出院。3 月 28 日,休斯敦卫理公会医院 (Houston Methodist) 在全国率先将新冠病毒 (COVID-19) 康复患者的血浆输入两位重症患者体内。


鉴于输入血浆并未产生不良副作用,研究认为恢复期的血浆疗法对于感染新冠病毒 (COVID-19) 的重症患者是一个安全的治疗方式。到目前为止,这是全世界针对新冠病毒 (COVID-19) 恢复期血浆疗法的疗效研究中的人数最多的评估群组。


“全球的医学科学家正在努力测试新药品和治疗方法来对抗致命的新冠病毒 (COVID-19),新出现的恢复期血清疗法是最有潜力的方案之一”,休斯敦卫理公会医院 (Houston Methodist) 病理与基因医学部门主任,医学博士 James M. Musser医生 这样说。“目前还没有确切的治疗新冠病毒 (COVID-19) 患者的有效疗法或药物,在这种情况下,我们更应加速前进。”


首先根据 FDA 的紧急使用准则 (eIND) 对患者进行治疗,然后在 4 月 3 日收到了 FDA 的正式批准,允许以实验新药 (IND) 的形式对更多患者进行试用。FDA 以极快的速度给予了批准,以便新冠病毒 (COVID-19) 患者可以参加恢复期血浆疗法的临床试验。


这一有百年历史的治疗方法至少可以追溯到抗击西班牙流感的 1918 年,还有在 2003 年非典大流行、2009 年 H1N1 流感大流行和 2015 年非洲埃博拉疫情,都采用了此疗法并取得了一些成功。在新冠病毒 (COVID-19) 大流行早期的一项研究显示:中国的少量重症患者使用此疗法后病情有所好转。休斯敦卫理公会医院 (Houston Methodist) 由医学科学家和医护工作人员组成的跨学科小组迅速将恢复期血清疗法锁定用于新冠病毒 (COVID-19)。


鉴于寻找新冠病毒 (COVID-19) 有效疗法的紧迫性,此临床试验的初步报告在未进行同行审核的情况下在预打印服务端 medRxiv 上已经发布。这份名为“德克萨斯州休斯顿新冠病毒 (COVID-19) 患者恢复期血浆疗法”的手稿已经提交给一家著名的医学杂志进行同行审核。这份预打印件不是文章的最终版本。此临床试验的通讯作者为 Musser。医学博士 Eric Salazar 医生是 休斯敦卫理公会医院 (Houston Methodist) 病理学和基因组医学助理教授,也是首席研究员,带领项目用恢复期血浆疗法治疗新冠病毒 (COVID-19) 重症患者。


临床试验的结果还表明,血浆疗法对患者的疗效非常类似于最近公布的采用抗病毒药Remdesivir 进行同情疗法的疗效。研究小组还得出结论,任何观察到的并发症都与新冠病毒 (COVID-19) 疾病进展所导致的并发症一致,而不是由血浆疗法引起的。研究结论与最近报导的其他几个对重症新冠病毒 (COVID-19) 患者使用恢复期血浆疗法的小案例研究结果相符。


最后,尽管 休斯敦卫理公会医院 (Houston Methodist) 在临床一线运用的恢复期血浆疗法是用于急救,但研究的作者认为十分有必要进行对照组的临床试验,以确定其治疗效果。休斯敦卫理公会医院 (Houston Methodist)目前正在考虑进行一项随机对照试验,他们还将更仔细地研究各种变量,如症状出现后的输血时间、根据患者生物体征调整输血次数和输血量,捐献者的血浆抗体水平和许多其他有效评估如何优化这种疗法所需的参数。这会进一步有助于解决一些问题,包括如果在患者出现症状后更快地进行血浆疗法,是否能有更好的疗效。


目前,不是所有在 休斯敦卫理公会医院 (Houston Methodist) 接受过血浆疗法的患者都参加了第一批临床试验。自三月末第一批患者接受恢复期血浆疗法以来,休斯敦卫理公会医院 (Houston Methodist) 共治疗了 74名重症新冠病毒(COVID-19) 患者,其中至少有 50 名已出院并正在恢复中。有 150 余名感染了新冠病毒 (COVID-19) 的康复患者捐献了他们的血浆,其中许多还会继续频繁地捐献。


此研究的其他协作人员有 Eric Salazar、Katherine K. Perez、Madiha Ashraf、Jian Chen、Brian Castillo、Paul C. Christensen、Taryn Eubank、David W. Bernard、Todd Eagar、S. Wesley Long、Sishir Subedi、Randall J. Olsen、Christopher Leveque、Mary R. Schwartz、Monisha Dey、Cheryl Chavez-East、John Rogers、Ahmed Shehabeldin、David Joseph、Guy Williams、Karen Thomas、Faisal Masud、Christina Talley、Katharine G. Dlouhy、Bevin Lopez、Curt Hampton、Jason Lavinder、Jimmy D. Gollihar、Andre C. Maranhao、Gregory C. Ippolito、Matthew Ojeda Saavedra、Concepcion C. Cantu、Prasanti Yerramilli 和 Layne Pruitt。

这项研究得到了美国国家卫生研究院(AI146771-01 和 AI139369-01 拨款)、Fondren 基金会、美国国家过敏和传染病研究所(合同号 75N93019C00050)、陆军研究办公室(合作协议 W911NF-12-1-0390),休斯敦卫理公会医院 (Houston Methodist) 及其研究所的资助。


-----------------------

要了解更多信息:德克萨斯州休斯顿新冠病毒 (COVID-19) 患者实验性血浆疗法。medRxiv(2020 年 5 月 13 日) E. Salazar、K.K.Perez、M. Ashraf、J. Chen、B. Castillo、P.C.Christensen、T. Eubank、D.W.Bernard、T. Eagar, S.W.Long、S. Subedi、R.J.Olsen、C. Leveque、M.R.Schwartz、M. Dey、C. Chavez-East、J. Rogers、A. Shehabeldin、D. Joseph、G. Williams、K. Thomas、F. Masud、C. Talley、K.G.Dlouhy、B. Lopez、C. Hampton、J. Lavinder、J.D.Gollihar、A.C.Maranhao、G.C.Ippolito、M.O.Saavedra、C.C.Cantu、P. Yerramilli、L. Pruitt 和 J.M.Musser。预打印 DOI(尚未激活):https://doi.org/10.1101/2020.05.08.20095471

Live Chat Availabl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