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为什么从新冠病毒 (COVID-19) 康复后捐献自己的血浆

Conner Scott


在发现自己感染上新冠病毒 (COVID-19) 之前,我对新冠病毒的了解非常有限。我知道它会导致与流感类似的症状,知道还没有疫苗。我还知道这个病毒很容易传播,这意味着我必须认真采纳医生和公共卫生官员发布的警示。但是我并不知道的是:在一个月左右的时间内,我会捐献自己的血浆来挽救他人的生命。


在我开始出现新冠病毒 (COVID-19) 的症状和体征之后,尽管我已经采取了一些措施来保证健康,但很快我就对病毒有了更多的了解。


我了解到小心谨慎并不能保证自己不生病。病毒不在乎你要过生日了或者需要参加大学的考试。它可能导致患者持续发烧并感觉极度疲劳。尽管新冠病毒 (COVID-19) 并没有给我造成严重疾病影响,但染上了无人了解的新病毒还是让我的精神备受折磨,更不用说在最严重的症状过去后持续数周的疲惫和疼痛了。


虽然我并不清楚我和我的朋友是如何染上新冠病毒 (COVID-19) 的,但我了解到做为新冠病毒 (COVID-19) 的康复者,我可以起到一些积极的作用。


从我自己战胜新冠到帮助他人抗击新冠的经历

从新冠病毒 (COVID-19) 检测呈阳性到全面康复之前的这段时间,我读到了一则有关新型临床实验血浆治疗的消息,它有可能挽救那些因新冠而危重的患者的生命。在我的免疫系统成功击退新冠病毒后,我的血浆中可能产生抗体,能够帮助那些还在跟新冠病毒 (COVID-19) 做生死抗争的人们。


知道这一新疗法后,我马上想到自己可以通过捐献血浆帮助他人。我不想在自己能帮忙时袖手旁观——尤其如果这可能会影响他人的生命健康。


我上网搜索休斯顿可以捐献血浆的地点,发现休斯敦卫理公会医院 (Houston Methodist)是全国第一家采用血浆疗法治疗新冠病毒 (COVID-19) 患者的医院。并且知道这家医院正在寻找新冠感染康复后的健康捐献者。


在 14 天无症状后,我打电话联系了休斯敦卫理公会医院 (Houston Methodist),安排了血浆捐献预约。第二天,我首次捐献了自己的血浆。


为血浆疗法做捐献的流程

整个过程基本是无痛的。 捐献血浆时,您坐在一个机器旁,这个机器从血液中分离并收集血浆。红细胞等其他血液成份会回流到您的体内。护士只在手臂上扎一个小针孔,流程基本无痛。


捐献过程大约用时 1 小时。 第一次捐献时,由于要填写一些文件,我用的时间稍长,后续捐献的时间就短得多了。坐在机器旁被采集血浆的过程其实只用了 40 分钟。


我每周可以捐两次,可以不断地帮助他人。 捐血浆不像捐献血液那样,中间必须间隔两个月。捐献血浆每周最多可以捐两次。我计划只要他们需要并允许我捐献,我会一直捐献自己的血浆。


我没有任何损失,而需要的人可能因此重获新生。 我的新冠病毒 (COVID-19) 症状较轻,但其他人可能没这么幸运。我捐献自己的血浆只会产生积极的影响——那就是帮助拯救他人的生命。


我在抗击新冠病毒 (COVID-19) 期间有了很多新的收获。虽然我的课程学习和考试仍然远远落后,但是我得到了很多人的支持 — 在恢复期间,家人和朋友给了我宝贵的精神支持,德州农机大学的教授们主动为我提供帮助,为我做了极大的调整并给于了莫大的支持。


这次经历让我懂得一个道理,那就是如果我们所有人都能尽自己所能伸出援助之手,我们就能打赢这一场对抗击新冠 COVID-19 的战“疫”。我能做的就是捐献自己的血浆,而未感染新冠病毒 (COVID-19) 的人们也可以通过很多种其他方式伸出援助之手。